欢迎光临欧博在线官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每日要闻 > 财经金融 >

妈妈救市史

发布时间:2021-05-02 人气:

1、1999年后,尽管四大行部分坏账已由刚成立不久的四大AMC剥离,欧博但落后的管理制度下,新的坏账仍不断生成,至2003年四大行资本充足率再度下降至4.28%,按国际审慎标准则为-2.29%(唐双宁,2005),“中国国有银行已经技术性破产”的字眼屡见于国际媒体标题。周在《大型商业银行改革的回顾与展望》一文中回忆“当时,大型商业银行报告的不良资产率是25%,市场的估计基本在35%至40%。”

2、02年2月第二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决定以“三步走”思路对四大行改革:降低不良资产、实行股份制、上市。这里面最重要的前提给四大行新一轮注资。理论上讲,央行是最后贷款人,财政部是最后付款人,因此国家控股银行应该由财政注资。但据包括贺江兵和《红色资本》等文章描述,当时情况是财政部不愿注资,怕亏钱。不得已,在时任人行行长周和外汇局局长郭的主导下,人民银行从资产端掏出了数百亿外汇储备作为股本,于2003年成立了中央汇金,为中行和建行分别225亿注资。最终这两家银行在05、06年分别成功于港交所、上交所上市。04年、05年,汇金还分别向交通银行、工商银行分别注资30、150亿美元。

3、从这个意义上讲,最初中央汇金的成立目的是代表央行行使出资人职责,挽救濒临破产的国有商业银行。这与发达国家央行只负责为会员银行提供贷款但不能提供股权融资的规矩差异巨大,背后是一系列的zz博弈(或者说caizheng的不作为)。www.aabbgg99.net更有意思的是,美国的央行-银行体系实际上是成员银行入股美联储,而当时我国的情况恰好反过来——是央行入股成员银行。

4、实际上,中央汇金不仅救了四大行,还救了一揽子证券公司。2001年后的大熊市+混乱治理导致整个中国券商陷入财务困境,一些券商如德恒、南方、汉唐等相继被托管或倒闭,至2004年全国券商亏损金额近140亿。据搜狐财经当时的报道“从2002年起,人行先后向多家问题券商发放了再贷款,以帮助它们度过难关。但事实表明,这种做法效果并不好。比如说,向鞍山证券和新华证券发放的15亿和14.5亿再贷款,已经随着它们的破产而化为乌有。”

5、单纯的再贷款效果不好,人行联合证监会开始注资+再贷款的组合拳。2005年6月起,中央汇金先后注资、控股了银河证券、申银万国、国泰君安等10多家券商。同时,央行还继续向十几家券商提供了近千亿的再贷款,解决流动性问题。当时的市场评论很有意思。支持者认为“与其善后不如治病,通过援手把券商的资产状况改善。一旦股市恢复稳定上涨的话,很多不良资产也会转化,券商的窟窿就会大大减小。”反对者认为“亏损到现在,www.aabbgg77.net这些券商都没有净资产可言,我们应该考虑的是有没有可能建立一种更加好的机制,而不是简单地给他们钱。”

6、这一系列操作后,人民银行控股的中央汇金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四大国有银行+国内券商的大股东+债权人。但是这还不够,人银在2005年成立了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汇达(也就是前几天盛传的华融“救世主”),负责收购并处置人行自有的和部分四大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

7、到这一步,人行、汇金、汇达的危机救助三巨头基本形成。人行负责对受困的金融机构提供再贷款,人行手下的汇金通过外汇储备提供股权注资,人行手下的汇达则负责收购不良资产,而资金来源是来自央行的再贷款。《红色资本》将这一系统成为“人民银行的‘永久卖出期权’”。在这一结构下,彼时的人行被称作金融圈的“国资委”,风头不可一世。

8、显然这种一家独大的金融结构破坏了zz平衡。2007年财政部发行2000亿美元特别国债,从央妈手中置换出外汇储备并注资成立中投公司,标志着这种平衡的部分恢复。据《红色资本》一书写到,中投马上将其中的2/3用于从人行手中收购汇金的全部股权。至此,汇金归属了财政部,央妈的危机救助三足也仅仅只剩下再贷款和不良资产收购。

9、但是似乎央妈的注资能力还没有彻底消失。2020年人行控制的汇达向锦州银行注资102亿,并以450亿元对价收购了账面价值1500亿的不良资产。这意味着,目前人行的危机救助结构包括人行的再贷款、汇达的股权融资加不良资产收购。但很显然,注册资本仅1亿人民币的汇达在股权融资方面无法跟当年的汇金相提并论。如果再度面临系统性风险,注资的重任恐怕还是要落在财政身上。